相关文章

春暖花开,220户常州养蜂人奔赴全国收获甜"蜜"

  上个月还在四川,现在在常州,过两天去苏北,再过些日子去山东和河北。这是一位养蜂人春日里的行动轨迹。春暖花开,正是采蜜这个“甜蜜事业”的黄金季节,蜜蜂逐花,养蜂人则跟着蜜蜂,由南向北,一起追逐“春天的脚步”。

  甜蜜的事业有点苦,但苦中也有乐趣

  自己养鸡增加营养 闲暇玩玩手机平板

  这些日子,正是外地养蜂人集聚常州的日子。据了解,外地养蜂人多来自苏北宿迁、盐城和河南等地,大多集中在新北区小河、安家和武进区西太湖一带。他们基本上都是先从四川、云南、江西开采后,于3月下旬来常州,20多天后转场往苏北,5月前后到山东,之后再赴河北。就这样一路向北,追赶着“春天的脚步”。

  住路边的一户养蜂人,看护着150多箱近千万只蜜蜂

  在新北区春江镇安家小都村委,相隔2公里的距离,50岁的宿迁人周以连夫妇和33岁的周欢欢夫妇,不约而同地在村道旁安营扎寨设了蜂场,因为周边都有大片的油菜花。4月2日恍如盛夏,蜜蜂满天飞舞忙采蜜,他们跑前跑后看护蜂儿怕跑丢;4月3日寒风凛冽似严冬,蜜蜂趴窝不愿动,他们趁机集蜜导浆清蜂箱。但不管天气如何,他们手头都有忙不完的活。

  数了数,两家各自都带了150多箱蜜蜂,平均每箱里有3万~4万只蜜蜂。平日里细心照料着蜂儿们,希望它们知恩图报多干活。可周以连说了,收蜜多少与天气、晴雨等密切相关,多的时候一天能收到3吨蜂蜜。“像2日近30摄氏度气温,蜜蜂干活特别给力,3日只有14、15摄氏度,蜜蜂挤在一起都不飞了,收的蜜就少了,这活也是靠天吃饭的急不来。不过对你们记者来说,天冷点好,可以靠近了看,蜂不叮人,天一热就要当心挨蜇了。”

  这两家的活动板房都只有四五平方米,直接搭在泥地上,坑洼不平。在他们的活动板房里都没有桌子,除了床以外就是大大小小的盆罐桶了,里面都是存的油菜花蜜,使得整个房里都有股淡淡的蜜香。

  自己养鸡增加营养,休闲靠手机iPad

  周以连和周欢欢说,他们都是3年前在朋友的介绍下到常州来的,发现这里不但油菜花长势好、面积大,而且蜂场少,此后就每年都来了。今年两家都是3月23日前后来常州的,等20多天的油菜花期结束就要往北方去赶场采槐花蜜了。到常州的地点也是朋友提前踩点好的,来了直接搭房摆箱放蜂就等着收蜜了。

  记者注意到,两家的房外都摆着两三块太阳能板。周以连说,这是2010年买的,用着确实方便,再也不用到当地买电拉电线,省了不少人情麻烦,白天蓄的电,供一台冰箱、电视、手机充电完全够了,还能供电动机器取蜂王浆用,所以现在是专业养蜂人的标配了。

  除了人和蜂,周以连家还养了两条狗,周欢欢家则养了4只母鸡。周以连是夫妻离家远行,以狗为伴解寂寞同时晚上看更守蜂。周欢欢养鸡则是为了1岁多的小儿子。他说12岁的大儿子留在老家由爷爷奶奶带,小儿子不放心留家里就一起带常州来了。出门时他带了5只鸡,前几天杀了吃了一只。这些鸡完全散养在田地里,下的都是草鸡蛋,可以给小儿子增加营养。

  平时要照料蜜蜂,周以连和周欢欢他们根本没时间到常州逛逛景点啥的,活动场所局限在房子周边。晚上要忙到很晚才能歇会儿,周以连夫妇洗好衣服,忙好家务,就主要听广播休息。周欢欢夫妇除了洗衣服还要把小儿子哄睡了,才能有自己的时间,主要就是玩手机、看iPad。周欢欢为此还专门办了手机无限流量套餐,可以让短暂的休息时间丰富一些。

  开心看到各地好风景,遇事故和恶劣天气最担心

  53岁的本地蜂农张国华养了20多年蜜蜂,他认为养蜂是个苦差事,因为一年四季全国跑,照顾好那么多的蜂孩子,可同时又是好差事,因为冬天他们去南方穿短袖就行,夏天他们去北方铺被子还没蚊子。除了领略全国各地不同的花季风景,体味当地风土人情,就是当花期结束时,从蜂场里挑出一桶桶纯天然蜂蜜,卖给来收购的人,换回实打实的钞票,辛苦也便有了回报。

  一年养蜂路上,张国华最担心的除了蜜蜂好坏,还有路上的安全。有一年他到安徽旌德县转运蜜蜂,结果运蜂货车在路上翻了,蜜蜂伤亡不说,他自己也受了很大的惊吓。而像这样的意外情况,几乎每位养蜂人在赶花期的时候,都会或多或少地遇到过。

  而最让张国华担心的,是这两年明显天气都不好,蜜蜂繁殖时不是下雨就是下雪,使得今年他家的好些蜜蜂都没发育好,生产自然弄不起来。而偏偏蜜少时价格高,他们常有种看着天上飞钞票就是够不到的感慨。

  220多户常州养蜂人奔赴全国采蜜

  绝大多数是60岁以上的老人了

  外地蜂农来常州,本地的蜂农也正忙,他们也会赶往全国各地采蜜。记者从市农委和养蜂业内人士处得知,目前我市养蜂户约有220户,除了少数留在常州,绝大多数都赶往了外地。

  现有蜂农约220户,人数逐年减少

  据市农委畜牧兽医站工作人员洪雅琴介绍,根据规定养蜂必须到当地畜牧兽医站办理《养蜂证》,有效期三年。所以根据《养蜂证》的办理和换证情况,可以推算出目前我市约有养蜂户220户(含金坛、溧阳),拥有蜜蜂2.1万箱左右,每箱有2万~4万只蜜蜂。

  也是从办证和换证情况分析,我市养蜂户的人数和蜂数在逐年减少。“武进区前几年办了养蜂协会,我看平均年龄都在50岁以上,很少看到年轻人的面孔。”洪雅琴说,现在常州的养蜂户年龄大多在60~80岁之间,60岁以下的很少,30多岁的更是屈指可数。

  原因一方面是蜂箱占地方,现在能大量存放符合条件的地方越来越少,不少养蜂人都转行了,另一方面是采蜜需要全国各地去赶花期,真的非常辛苦。

  常州科学养蜂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

  江苏省蜂业协会常务理事、常武养峰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周仁方1987年入行,已经与蜜蜂打了整整32年交道了。他说常州有2500多年历史,古人早就知道蜜蜂采蜜了,肯定也会有人养蜂,但是科学养蜂的历史只有不到70年。

  “常州最早的科学养蜂人,据我所知是马如云先生,他是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养蜂的,养的是中华蜂,也叫土蜂。后来实行集体养蜂,养蜂人和蜂量渐渐多了起来,并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从意大利进口了意蜂,采蜜量大大增加。此后常州出名的养蜂人还有茅泉华、毛云松和霍玉坤等人。”

  64岁的毛志平从19岁开始养蜂,他记得很清楚,以前条件艰苦,单纯靠个人养不了蜂,都是集体养蜂,赶花期外出一趟就要由常州开具介绍信,包两节火车车皮拉过去,凭介绍信去找当地供销社买煤油生炉子,采到的蜜由当地收购。那时全国光出口蜂蜜每年就有1亿多美元外汇,所以养蜂人也格外受重视,到哪里当地政府都要保证基本生活。现在完全都得靠自己了,再也不复当年荣光了。

  养蜂更多是师徒传授,家庭祖传较少

  周仁方说,养蜂虽然看起来很自由,把蜂箱放好,让蜂自己去采蜜就行,其实是很苦的,别的不说,要照顾好近亿只蜜蜂,风大怕吹坏、下雨怕淋着、幼蜂出来要喂糖和蜂浆、光配种不干活的雄蜂多了要挑掉、到外地要时刻看当地人的脸色……这些细活和逢迎一般人不愿意做,所以养蜂人更多的是师傅带徒弟,家庭祖传的较少。

  像周仁方就带出了一个30多岁的徒弟,也是常州仅有的几个青年养蜂人之一。而茅泉华的两个儿子现在都在养蜂,算是业内为数不多的子承父业。每年春天,他们都和其他常州养蜂人一样,要赶赴全国各地放蜂采蜜。(缪荣香)